Discuz! Board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40|回復: 0

突破“唯分”困局 一所小學的學生評價改革探索

[複製鏈接]

1138

主題

1138

帖子

346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464
發表於 2019-5-8 17:03: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每一年3月,學校和家長一块儿為學生規劃一周的春游活動。圖為春游中,學生在專人保護下過吊橋。

教诲評價鼎新是2019年教诲部事情要點之一,是教诲部部長陳寶生口中“最硬的一仗”。在基層,“五唯”評價標准也是教诲事情者心中的痛,不過,有人已經行動起來了。

王鐵軍是一位“齊魯名校長”培養工程人選。當他2016年到山東省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挑大梁時,社會上流傳著這樣的說法:“四實小,垃圾校,老師都是鄉巴佬。”不少學生數學隻能考七八分,乃至一些家長也認為本身的孩子一無是處。

就在這樣一所根柢差、生源弱的小學,他解除萬難,從學生評價鼎新入手,發起了突圍。

山東省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地處魯西南一隅,建校僅兩年多。第一年開學時,隻招到了70多個學生。

原來,這是當地為了化解“买办額”,在某中學舊址上改建而來的一所學校,教師來自周邊各個鄉鎮,不少家長鬧著不願讓孩子上。實際招進來的學生,考試成績大多並不抱负,學校從一開始就遭到“唯分”思惟的困擾。比考試、比分數是比不過其他學校了,但這幾十個孩子還要有尊嚴地糊口學習,還要康健、自傲地成長,從何做起呢?

校長王鐵軍決定,從學生評價鼎新入手,冲破“唯分”困局。

窘境中的孩子

若是我們缺乏多元化評價的思維,那麼像王強這樣的學生,天天都會糊口在痛楚和煩惱当中,他們還能康健成長嗎?

“在傳統的以考試成績為主的教诲評價模式下,每到考完試發分數的時候,就是孩子們最暗中的時候。”王鐵軍說,“不論分數凹凸,都是一樣。”

王鐵軍給記者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學生王娜和王強是姐弟倆,同在該校就讀。每次考完試,姐姐王娜的分數高一些、成績好一些,回抵家一報告,爺爺一高興,就拿出錢包,獎勵二百元。弟弟王強分數低、考試成績比較差,每次考完試回家都不敢報乐成績,磨嘰到最后,總免不了一頓粗鲁的訓斥。

长此以往,姐姐王娜拿的鈔票越來越多,而總是挨訓受批的弟弟王強,逐漸開始出現低沉反叛傾向,和家人的關系越來越緊張。王強无论家長說什麼都不願聽,讓干什麼也不願干,一訓得急了,便要離家出走。

家長這時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著急發慌。和老師交换后,學校組織生理咨詢專職教師、班主任和科任教師積極展開生理疏導和家庭教诲指導,逐漸緩和緊張的家庭親子關系,孩子才渐渐恢復正常。“這孩子已經不是考試分數的問題了,而是生理低沉、缺少自傲。”王鐵軍說。

民間有種說法:“考考考,教師的法寶﹔分分分,學生的命根。”王鐵軍說,在唯分數論英雄,單1、单方面寻求考試成績的評價模式下,不少孩子就處於這樣的困頓当中,沒有尊嚴,沒有自傲,親子關系緊張,找不到自我。

“當下大多數的評價還是‘應試教诲’思維布景下的固化的考試結果評價,學校判斷學生好壞的標准常常就是考試分數,不少老師的教诲目标就是培養優秀的考試選手、傳授考試經驗和技能,學生的德智體美勞周全發展變成为了課堂滿堂灌,再加之課下輔導、周末苏息時間補習導致過度學習,培養出高分低能的學生。”四實小教師王慧敏說。

學生王金敏剛入校時缄默寡言,成績也不是很好,但班裡有臟活累活,他都會搶著干,助人為樂、并且颇有禮貌。課間活動打籃球時,他動作機敏,控球能力更是沒的說。但是,一提起寫字考試,他不是多一筆,就是少一筆,寫字考試對他來說彷佛真的成为了一座無法翻越的大山。像他這樣的孩子,四實小有不少。

“其實,不論孩子的考試成績若何,都有表現的愿望,有被認同的巴望,特別是‘后進生’,他們更必要通過學習之外的途徑,尋找認同,找到自傲。”四實小教師劉月華說。

劉月華班上有班級任務分派表,明確了每個學生的任務。辦公室換水、垃圾清算等,由張世玉負責。就是這個平時調皮搗蛋、學習成績不咋樣的孩子,天天都會認真完成本身的事情。在劉月華的鼓勵下,張世玉也渐渐地喜歡讀課外書了。

“不是老師改變了他,是勞動改變了他。”劉月華說。

還有個子矮矮、聲音沙啞的李兆聰,這個並不起眼的孩子成為“鎖門員”以后,總是最后一個走,站在路隊的最后面,但他從來沒有埋怨過。盡管學習成績欠安,字體還東倒西歪,可他天天臉上弥漫著善意的微笑。“后來他轉去另外一所學校上學了,常常想起他的笑臉,我都有些惦記他。”劉月華說。

“當我們一味地寻求孩子考試考高分的時候,极可能扼殺了孩子其他方面的長處。若是我們除按學習成績評價學生以外,缺乏多元化評價的思維,那麼像王強、王金敏、張世玉、李兆聰這樣的學生,天天都會糊口在痛楚和煩惱当中,他們還能對上學有興趣嗎?還能有陽光快樂的心態嗎?還能康健成長嗎?”王鐵軍反問。

困頓中的學校

很多孩子數學隻能考七八分,杰出的學習習慣、學習技术、衛生習慣,根基無從談起。

現年49歲的王鐵軍,從教已30載,當過中學教務主任,又在城鄉學校干了20年小學校長。30年的教诲教學生活,讓他堅信教诲是個值得付诞生命的事業。

2000年,王鐵軍還在擔任鄉鎮中间校校長時,走村入戶動員村主任和老苍生集資辦學革新教學點的危房。老村主任賣了自家的楊樹和僅有的一頭耕牛,才湊齊了余款。“老村主任的事跡影響我一辈子,時刻都召喚著我對教诲的熱愛。”王鐵軍說。

2006年,王鐵軍從農村中间校調到東明縣第二實驗小學,2010年又被調到東明縣第一實驗小學。“當時學校老教師占多数,大多思惟守旧后进,單純寻求考試成績,語文數學教師爭分奪秒,乃至擠佔音體美、常識課堂。”王鐵軍說。

為了經營好這所學校,王鐵軍安身“篤於愛,智於行”辦學理念,創新育人模式,把德育細化到孩子的學習、糊口中去,構建了“X+1”(“X”為語文、數學等具體學科,“1”代表學科下校本延长活動)學科課程、學科德育。

2016年9月,當地在推進化解“买办額”的過程中,在本来一所中學的舊址上,籌建縣第四實驗小學,把原來第一實驗小學二至四年級8個班的學生,調到第四實驗小學,创建新校。以此為基礎,縣裡又另選新址,正在籌建第四實驗小學高標准的新校園。王鐵軍被录用為這所新建小學的校長。

但是,在第四實驗小學建校的第一天,就有一百多名家長出言不遜,大鬧一通,不願讓孩子來這裡就讀。兩天以后,從第一實驗小學分流過來留下的學生,不足20人。這所小學的教師也來自全縣各個鄉鎮,基礎纷歧致,思惟不穩定。當時社會上风行一種說法:“四實小,垃圾校,老師都是鄉巴佬。”

在這種情況下,學校開學總共隻招到了周邊70多名學生。“開學調研后我們發現,這些學生裡面,還有很多孩子數學隻能考七八分,語文考二三十分,不少孩子杰出的學習習慣、學習興趣、學科知識和技术、糊口衛生習慣,都根基無從談起。”王鐵軍說。學生基礎參差不齊,老師來自各個鄉鎮學校,給學校教學與办理帶來很大挑戰。

“人生一世,總要尊敬一些什麼,改變一些什麼,堅守一些什麼。”王鐵軍說,“隻要本身認為對的事,無論壓力多大,也都會不遺余力地向前沖。”

恰是在這種场合排场下,王鐵軍和教師們權衡再三,決定再也不“唯分數論英雄”,從教诲教學鼎新評價入手,重構“教”與“學”的關系,更好地為這些活生生的學生發展服務,關注每個學生的個性化成長,盡量不落下一個孩子。

困擾中的求索

但當前的教诲偏偏是顛倒的教诲顺序,過分放大學習與技术,弱化身體與品德情操。

“當初為什麼要下決心鼎新‘唯分數論英雄’的教诲教學評價引領模式,開展多維度板塊式評價鼎新?現在說起來也很是好笑,因為我們已無任何退路。”回忆建校之初的情境,王鐵軍苦笑著說,“面對幾十個家庭教诲環境不甚抱负,杰出的糊口學習習慣亟待養成,自傲、學習興趣亟待培養的孩子時,再走‘唯分數論英雄’的老路,已經彻底行欠亨了,惟有背城借一、背水一戰,冲破原有模式,走鼎新創新的新路。”

浸潤城鄉教诲多年,王鐵軍認為,縱觀農村中小學辦學現狀,生怕最早要解決的,是三個“不”的問題,即“教師不想教,學生不想學,社會不滿意”。

究其缘由,他認為重要有五個方面。一是教诲主管部門干預太多,教師的教學成为了“戴著鐐銬的跳舞”﹔二是教師業務素質不高,仍逗留在個人經驗與教科書層面,國家課程校本化沒有真正落地﹔三是班與班之間、校與校之間統考、月考及競賽考等推波助瀾,把教诲引向“刷題”競賽﹔四是過多關注資源條件,跟風嚴重,風氣暴躁﹔五是教師對國家學科課程標准钻研不到位,基於課程標准的教學無法實施。這些問題發展到今天,逐漸形成为了一種機械的教學方法,明顯違背人的認知規律。

這種評價的氛圍及其對平常教诲教學的影響無處不在。好比,最現實的例子就是,王鐵軍自己已经是當地校長職級制中評上一級的校長,但若依照現實情況下學生考試成績排名評比,則可能隻能享遭到三級校長的待遇。因為這所新建學校基礎差,一時半會兒考試刷題必定考不過其他學校,還會耽誤孩子們正常發展。

“對老師的評價也是一樣,若是還是要一味地逼著學生考出高分數,以分數來評價老師、評價學生,給學生排隊,給老師排隊,這所學校就沒有但愿了。”王鐵軍說,“換句話說,‘以分數論英雄’的評價模式在這裡已經徹底行欠亨了,起不到通過評價引領促進教诲教學鼎新發展的感化。”

王鐵軍認為,教诲說到底还是“人”的教诲,相對於人的素質而言,身體好應是第一名的,是底子,是一切“活動”的基礎﹔其次是品德情操,品德情操好的孩子,自立學習、自我办理、自我規劃能力相對較強。學習好、技术高充其量隻能排在第3、第四位。

“可是,當前的教诲偏偏是顛倒的教诲顺序,過分放大‘學習’與‘技术’,弱化‘身體’與‘品德情操’。”王鐵軍說。

基於學校辦學面臨的現實情況及其對教诲的認識理解,王鐵軍決心頂著壓力帶領老師們開展多維度板塊式評價鼎新,以“教—學—評”合一,來引領學校教诲教學的整體變革,在傳統教诲評價和發展模式中“突圍”。

拂晓前的“突圍”

家長發現,“無論什麼樣的孩子,到這所學校后都變得開心、有自傲了,都有但愿了”。

在2019年全國教诲事情會上,教诲部黨組書記、部長陳寶生明確暗示,要把教诲評價鼎新作為“最硬的一仗”來推進,並指出“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這“五唯”是當前教诲評價指揮棒方面存在的底子問題,是當前教诲鼎新中最難啃的“硬骨頭”,但再難也要啃下來。尔后,“深化教诲評價體系鼎新”被列入《教诲部2019年事情要點》。

這在王鐵軍看來,無異於學校鼎新發展拂晓前的曙光。在這“拂晓”來臨以前的兩年多時間裡,王鐵軍和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的教師們,已從評價鼎新入手,撬動整個學校教诲教學模式的變革,但這樣單個學校“突圍”式的鼎新摸索,尚需更多支撑和引領。

四實小是怎麼改的?

“為了考試發分數再也不是孩子們最暗中的時刻,為了讓孩子們回家后期待他們的再也不是一通暴揍和訓斥,為了幫助這些學生逐漸找回自傲、找回尊嚴,我們決定再也不一張試卷考學生、排名次,而是實施一塊一塊的多維度學科板塊式評價鼎新。”王鐵軍說。

好比語文學科,學校設計了生字過關、課文出色片断背誦、經典誦讀監測、“同讀一本書(課外)”、話題演講等5個板塊。語文教師劉冬梅說:“特别是生字過關、課文出色片断背誦、經典誦讀監測三個板塊,我們邀請優秀的學生擔任‘大法官’‘裁判員’,並給他們免考的獎勵,這樣對學生既是一種激勵,也是一種催促。”

别的,學校還邀請家長參與學生評價過程,鼓勵家長、教師、學生配合參與,构成開放式多元評價,像語文學科的課文出色片断背誦、經典誦讀監測、“同讀一本書”等板塊,就採用“自我評”“家長評”“小組評”“班評”“級部評”“校評”相結合的方法,邀請家長參與,操纵平常琐细時間,進行過程式評價。

“有不少家長都認為本身的孩子一無是處、不成救藥了,其實他們之前就不领会本身的孩子哪方面有興趣、哪方面有特長,只是盯著考試分數看。”王鐵軍說,“可是邀請他們到學校當評委參與學生的評價過程后,有的家長發現本身的孩子寫字寫得好,有的家長發現本身的孩子講故事講得好,有的家長發現本身的孩子讀書比較多,一學期下來,孩子都比之前有進步、有變化,家長也開心了。”

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還淡化測評結果,關注測評過程,對測評結果不滿意的學生,允許學生復試,以最佳的成績為准,給孩子的自傲和成長供给更多的機會。“在話題演講測試中,有個小男孩特別膽小,一上台就呆呆地站在那裡,一言不發,無論老師怎麼鼓勵,都不敢開口。無奈和家長交换后,才晓得原來孩子在家裡天天都很認真地准備,給家長講的時候也很流畅,就是一上台就膽怯,不敢發言。”教師程娟說,“领会情況后,我低落難度,讓他天天上台后就隻說一句話。到第三天后,他終於主動提出要補考,我特別驚喜他能夠戰勝本身,同學們也報以熱烈的掌聲。雖然他聲音不大,磕磕巴巴地講完了,但也乐成地邁出了敢於上台演講的第一步。”

“孩子的‘德智體美勞’到底怎麼樣?最有發言權的是身處教學一線的教師。把評價權力下移,變革評價機制,改變評價方法,就會帶來師師關系、生生關系、師生關系甚至家校關系、親子關系的改變,我們撬動這些變化的杠杆就是板塊式評價鼎新。”王鐵軍說。

王鐵軍所說的板塊式評價鼎新,重要內容實際是在傳統評價體制的基礎上,從道德發展、學業程度、身心康健、學習糊口幸福指標四個維度評價學生的機制,更關注學生的過程性評價,倡導評價的多元化。這一評價方法推而廣之,滲透到每個學科。評價方法則鼓勵家長、教師、學生配合參與,進行開放式多元評價。

這一鼎新在關注學生智力身分、學業程度和關鍵能力培養的同時,還關注學生的非智力身分、非學業內容和必備风致的培養,指向學生發展焦点素養。

别的,對教師的評價,也由之前的重要看學生考試成績,轉變為參與校本教研、專題研討、鼎新項目組成員表現、“三字一話”展现、輔導學生獲獎、學科論文發表等多個板塊的評價,每個板塊下面又細分設立課標解讀、展现課、小課題钻研、學生作業、聽課記錄、教案等多個具體板塊。

“這種評價鼎新不僅淡化了考試分數,減輕了學生負擔,也解放了教師,促進了教師專業成長,不僅有助於學生的學,也有助於教師的教。”教師李春菊說,“好比‘同讀一本書’活動中,許多經典是老師也沒接觸過的,要更好地指導學生,老師本身就要對整本書有徹底的领会。老師和學生一块儿誦讀經典,還能有用促進師生豪情,提高本身綜合素養。”

對於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的板塊式評價鼎新,山東省教科院教诲評估钻研所所長鞠錫田到校調研后,認為其實質是多維度、多元化的教诲教學評價鼎新,因在學校實踐中已約定俗成“板塊式評價”的說法,今朝學校還是稱之為多維度板塊式評價。

學校教師張風華告訴記者,兩年多來,班上的孩子讀了《三字經》《唐詩300首》等,還在“同讀一本書”板塊,讀了適合孩子們閱讀版本的四台甫著,給這些本来不大讀書的孩子補充了寶貴的精力食糧,很多多少家長說:“我家孩子之前不愛讀書,現在覺得一天不讀書就心裡痒痒,仿佛讀書成为了他的每日三餐。”

學生劉蘊爽告訴記者:“有一次媽媽說要給我轉校,我怎麼也不愿,因為我覺得在這裡上學很是快樂,媽媽也說我確實長進不小!”

“兩年多來,學生學得輕鬆,老師教得輕鬆,學生有自傲了,家長也愁眉蔓延了,學校渐渐走上了正軌。”王鐵軍說,“要改變固有的東西太難了,但要讓教師、學生有尊嚴、有體面地學習糊口,就必須堅持走下去。”

今朝,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的學生已從兩年前的70多人猛增到400多人,學校遭到了家長、學生和社會的必定,因為家長發現,“無論什麼樣的孩子,到這所學校后都變得開心了,有自傲了,都有但愿了”。

客岁暑期,山東東部沿海某市全國公開招考優秀校長,作為“齊魯名校長”培養工程人選的王鐵軍,抱著檢驗一下本身的心態,報名參加了考試。而當他真的接到以压倒一切的成績被錄取的通知時,又決定放棄每項都達數十萬元的優宠遇遇,繼續留下來辦好這所剛剛起步的小學。

“若是只是圖名圖利,我便可以一走了之,可是生於斯長於斯,我更但愿能把家鄉的這所學校辦好,讓這裡的400多名孩子和家庭受益。”王鐵軍說。

(注:文中學生姓名均為假名)

採訪手記

“以分數論英雄” 非改不成

教诲評價,就是教诲鼎新發展的導向,就是“指揮棒”。

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既是一所新學校,也是一地点化解“买办額”布景下產生的較為特别的學校。它所面臨的問題,既是特别的,也具备广泛性。之以是說特别,是因為學校當前所處的特别發展階段、辦學基礎和學生、教師等各方面的現實情況,分歧於其他一般學校。在分數眼前,它已無所謂的比較優勢和退路。在孩子們的成長眼前,它也不克不及再重蹈覆轍,走應試教诲的老路了。之以是說具备广泛性,是因為傳統的“以分數論英雄”的教诲評價,已成教诲教學鼎新發展中必須废除的“頑瘴痼疾”,制約了教诲鼎新發展的步调,到了非改不成的境界。

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今朝的校園,是臨時在一所初中的舊址上革新建成的,王鐵軍告訴記者,剛建校開學時,滿院子都是磚瓦垃圾,老師們一块儿動手清算,光垃圾就運出去幾十車。

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兩年多來以評價引領為切入點的教诲教學鼎新,也並不完善,還有不少的問題必要解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可貴的是,畢竟他們已經看到了拂晓前的曙光,看到了鼎新發展的但愿。

特别使人感動和佩服的是,在教诲評價鼎新的拂晓到來以前,在重重困難和壓力眼前,王鐵軍這位有教诲抱负和教诲情懷的校長,帶領老師和孩子們,已然英勇地邁出了第一步,邁出了堅實的鼎新步调。

記者看到,就在離東明縣第四實驗小學百余米的处所,還保留著古代遺留下來的文廟修建,當地重視文教的歷史傳統可見一斑。但愿在這片崇文重教的地皮上,學校、老師和孩子們,越走越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台北幸福婚紗論壇  

媽媽禮服, 高雄當舖, 乳膠手套, 當舖, 汽車借款, 台中當舖, 汐止當舖, 租車, 金門租車, 變頻器, 鐵皮屋, 房屋二胎, 台中汽車借款, 斬桃花, 電視牆, 票貼, 隔熱紙, 包車旅遊, 新竹借錢, 推薦台中住宿, 房屋借款, 企業貸款, 支票借款, 新竹借款, 台北機車借款, 台中搬家, 台北汽車借款免留車, 海盜村, 逢甲民宿, 逢甲住宿, 外籍看護, 外勞申請, 百家樂, 運彩, 二胎, 宜蘭民宿, 台北機車借款, 石墨, 借錢, 借貸, 徵信社推薦, 合法徵信社, 徵信社價格, 當舖, 汽車借款, 新莊汽車借款, 運彩, 台北室內設計, 室內裝潢, 禮品, 堆高機, 美白針, 汽機車借款, 三重當舖, 被動元件, 汐止借錢,

GMT+8, 2020-7-6 04:32 , Processed in 0.034029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